首頁 觀察 經濟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婚嫁 體育 生態 安全 媒介 農業 創業 青聯
 
 
美麗的夭亡(連載之3) |硬是把沒病拖成有病 閻荷:錯、錯、錯,天大的錯
來源:陜西青年網  作者:閻綱 時間:2020-07-28 閱讀: 90187
一個平凡的女子,一夜之間調整好心態,變得堅強起來。

▲閻荷在《文藝報》總編室時

19日

  晚飯后,探視的親朋已經散去,我帶劉茵和咪咪上到住院部大樓的陽臺,待咪咪坐定,仨人一塊兒慢慢地回憶,靜靜地分析,讓日來的焦慮漸漸趨于平靜。咪一會兒坐在我們當間,互相靠得很緊,一會兒蜷縮著,枕在我的腿上,滿臉都是凄涼。

  為什么無妄之災偏偏降到我們的頭上?憑什么讓這么年輕的乖乖女得這種病?這病到底是怎么得的?什么時候得的?為什么來無蹤一點感覺都沒有?天塌下來了,怎么辦呀?

  據咪的同事李燕平、應紅回憶,閻荷大約半年前就說胃痛、不舒服。劉茵說,咪咪那時可能已經得病,醫生誤診了,咪的病被耽誤了。

  我說,不見得。咪在安貞醫院住院檢查時,我去看她,的確是腸炎。咪咪靠臥病榻,深情地謂我:“來回地奔波,實在過意不去,爸,你太辛苦!”我開玩笑說:“沒事,我還年輕!你們比我年輕,我還想比你們年輕呢!”當時的確是胃腸出血,要不就是醫生大意,胃腸檢查掩蓋了婦科檢查。

  劉茵說:“那是早在1995年8月的事了,不可能。噢,對了……”立刻轉過臉問咪:“半年前《文藝報》體檢,怎么沒查出來?”

  咪咪這才懊悔不已,連聲嘆息,說:“體檢過,我……正好例假,怕麻煩,怕疼,沒有查婦科,哪想到……唉,錯、錯,天大的錯!”

  咪咪把淚花極力忍在眼里,我將淚水偷偷咽下肚里,劉茵悄然淚下。

  錯、錯、錯,追悔莫及啊!腫瘤發展得很快,半年前要是查出來,可能是早期,一次手術即可痊愈,可現在……。我們誰也不埋怨,悲情重憶必傷心,既來之、則安之,好好治療。劉茵說:“你看胡容阿姨、王惠若阿姨,都是婦科腫瘤,多少年了,沒事。”

  劉茵特別強調,不論是保健還是治療,平衡心理最重要,你得有個好心情。心理壓力是萬惡之源,科學研究表明,愛心多,內啡呔排泄就多,微循環得到改善,免疫力自然增強。愛心使人健康,善心使人美麗,愛情使人幸福。

  咪說,我好心待人啊!

  我說,中醫認為“恬淡虛無,真氣從之。”要有個好心情。爸受到祖父的影響,生性好逗,于今亦然。我出身不好,從狗崽子特嫌(說我四歲當保長收租子),到“文藝黑線小爬蟲”、現行反革命、“五一六分子”,關過,審過,打過,坐噴氣式,干苦活,從餓肚子到胃出血,到胃底肉瘤,動手術,十多次的胃鏡,竟然活了過來。文藝復興,夜以繼日,人不堪其苦,可是,六十啷當,頭發不白眼不花,齒牙堅固,快步如飛,什么訣竅?一句話說完:笑口常開,再累再煩再緊張,也得開開玩笑聽聽音樂。

  咪說,哪那么容易!我笑口常開,難道是郁悶成疾愁出病來的?

  劉茵撫摸著咪,一遍一遍地。“咪,你心太重了,惦記這個操心那個,以后多想想自己吧。”

  我給咪咪講了幾個真實的故事:美洲一個宣布只有3個月成活期的婦女(我盡量避免“癌”字),把什么都想開了,駕小舟周游世界,3月后安然返回,醫生一查,驚奇,瘤子全消失了。在云南,一位中年婦女做B超,聽醫生談話問“怎么樣?”“不小!”這位婦女越來越覺得自己這兒難受那兒不舒服,回家后把花盆全部摔碎,把墻皮抓得稀巴爛,4對手指甲全都斷裂,尋死覓活,后來得知原是醫生之間打聽醫院大門口西瓜的個兒。大量事實證明,癌癥患者有千分之幾的存活率,而且是自然存活。

  我又特別舉出部隊作家張聶爾的例子,說:張聶爾,從兵團到部隊當兵,當宣傳干事,喜歡寫作。28歲那年,左腮鼓起一個大包,惡性淋巴癌。1980年12月24日,脾切除。上手術臺前,突然想起,今天是我31歲的生日啊!她不相信在精神上癌細胞會比生的欲望和文學的夢想長得更快,“假如上帝賜我不死,我將用我的余生做一件事:寫作。”1983年34歲時,她的小說《閩西人》、《郵遞馬車》等相繼發表。1984年,她來我們《小說選刊》,向你蕭德生伯伯求教,一身軍服,青春風采,說:“醫生說我很快就得死,可我不想死,我一定要成為一名作家,把寫作當成一種快樂和享受,那總比一天到晚東摸摸、西摸摸,哪兒又長出什么舒服強多。”我們一起聊了多時,她不屈的精神和平靜的心態使我深受感動,至今記憶猶新。

  劉茵說,張聶爾來我們《當代》談稿子,一副從容的神態,哪像病人?她說醫生判她三個月的刑期,可我就是不死,我愛人一起和我堅持、再堅持,竟然對我說:“咱倆要能‘連體’、我分擔你的痛苦那該有多好!”我被愛人感動,心無旁騖,大寫特寫,出書、入作協,再上醫院,醫生知道后特別奇怪:“這人還活著?”

  我們苦口婆心,誨而諄諄,外加幾個抗癌明星的動人故事,心里沉重,說得輕松。

  咪咪逐漸冷靜下來,說:

  “爸媽放心,我一定好好治療。”

  我說:“對呀,咱們好好治療。日本人創建“笑醫院”,整天講笑話,笑聲不斷,硬是笑出健康來。”

  已是夜幕四合。

  咪咪躺在我的腿上,望星空,一會兒又坐起,望樓下。

  樓下,是東單北大街,五彩繽紛的霓虹燈不停地閃爍,人影婆娑,街市像狂舞似的活著,大病房內,蒼白的世界,一片茫然。

  遠處飄來悠揚的小提琴聲,劉茵說:咪,還記得你小時學小提琴的情景嗎?你跟中央樂團幾個老師學過,我每天上班前給你留練習曲讓你練。咪說:記得啊,有時貪玩,沒練好,你就罰站。劉茵說,總算練出成績,你已經拉了好幾本練習曲,還在校晚會上演奏過呢。

  家人嚴格約法,從明天起,和咪說話,務必回避“癌”字。

▲閻力說:“咪咪,張帆快生了!”

20日

  咪今天開始作化療。一個平凡的女子,一夜之間調整好心態,變得堅強起來。她說:“周總理就是我眼前的病友,病魔找上門來了,怕有什么用?你弱它強,你強它就弱,我發誓要同病魔決一死戰。”我心里明白,她的話,既是表決心,也是安慰親人。

  我不忍心眼看著女兒被痛苦百般折磨的樣子,便俯下身來,輕輕地撫摸她的肩膀,梳理她的頭發,貼住她的右頰,沾干凈額頭的汗濕。女兒睜大雙眼,沉靜的神態和溫煦的目光給予我極大的慰藉。女兒平靜下來。我退出病房,擦干自己臉上的汗珠。

  下午,劉茵急匆匆趕到馬甸文聯宿舍咪咪家。馬甸橋的東南,有幾座塔樓,是中國文聯的宿舍,對面是宜家家居,是咪咪常去的地方。她到了咪家,急忙找出體檢表,婦科一頂,果然是空白!劉茵一陣心痛,唏噓不禁。天大的錯啊,硬是把沒病拖成有病,把早期拖成中晚期,一念之差,終成大禍!

版權聲明:
* 本站所提供的資源部分來源于互聯網,可能受版權保護。
* 雖然您可以找到這些圖像,但除了可以在網頁上查看或下載之外,我們并未授權您將這些圖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。
* 因此,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圖像,我們建議您先與原作者聯系并征求同意。
* 本站所有的資源均為免費自由下載,目的是讓大家學習和交流。
* 由于收集過程中幾經轉載,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詳。
* 如果本站的資源使用了您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的注明。
*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* 由于將本站資源用于商業用途而引起的糾紛,本站不負任何責任。
 
 
 
金牌欄目推薦  
時事觀察、深度剖析
談一家看法、論百家思想
十年樹木、百年樹人
為祖國的明天努力奮斗
愛一個人,從給她一個家開始
年輕的未來,不同的浪漫
 
 
 
尋求報道
聯系我們
公眾號

掃一掃
及時獲取新聞資訊

新聞熱線
134-8810-4732

返回頂部
關于我們  |  內容合作  |  商務合作  |  合作媒體矩陣  |  聯系方式
陜公安備案號61010402000088
陜ICP備15011396號-4
Copyright © 2010-2021 www.balikesirferman.com 陜西青年網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性XXXX学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