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觀察 經濟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婚嫁 體育 生態 安全 媒介 農業 創業 青聯
 
 
古今至文多血淚 閻綱和他的文學情
來源:陜西青年網  作者:散文 時間:2020-09-11 閱讀: 56827
散文寫愛,要動真感情,你流淚,讀者才可能含淚。古今至文多血淚!

  人說:“一經閻綱點評,魚兒便跳龍門。”閻綱說:“我的評論充其量是些高級廣告。”

  閻綱,陜西禮泉縣人,文學評論家。閻綱的文學評論語言犀利,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對當代文學發展的影響眾所矚目。70多年來,閻綱從未停止過閱讀與寫作,精神生活一直處于憂患而昂揚的狀態。

  如今,這位88歲的老先生從北京回到了自己的家鄉。8月29日,記者來到咸陽市禮泉縣永康頤養的老年公寓樓,見到閻綱先生。

  文學作品 擇其善者而讀之

  閻綱的住處不大,一間小客廳加一個臥室就是全部空間,臥室的床旁邊有一個小書架,上面擺滿了各類書籍和手稿。閻綱笑說:“養老院成了我的書房。”

  書籍,是閻綱從小就捧在手中的,文學,是從小就扎根在他心中的。閻綱小時候就喜愛閱讀魯迅的小說雜文,感受文章中的憂憤之情。

  1952年,閻綱調干考入蘭州大學,開始攻讀文藝理論。畢業后,他進入《文藝報》工作,編輯侯金鏡告訴他:“你自己學寫評論,編輯別人的評論文章才有發言權。”從此,閻綱開始接觸文學評論,學寫文學評論;貞浧鹪凇段乃噲蟆非昂蠊ぷ鞯27年,他說:“《文藝報》是我的搖籃,侯金鏡是我的恩師。”正是侯金鏡、張光年、馮牧、黃秋耘等當時的一批資深評論家把年輕的閻綱帶大的。

  記者問起閻綱印象深刻的文學作品,他脫口而出:“我愛魯迅的雜文和小說,癡迷毛澤東的著作和講話,但我虔誠膜拜的是陜西鄉黨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。我曾到大河奔騰的韓城,登上高高的太史公祠,在司馬遷的墓前深深拜上、跪下磕頭。我深愛《鐵木前傳》和孫犁精粹的散文!锻鋈艘菔隆啡宸昼娍梢宰x完,但讀完后半天平靜不下來。我想學他如荷花的性情、玉石的精神和自然流出的清詞麗句。

  “對于當代的文學作品,我擇其善者讀之,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便廣而告之。尤其是陜西作家,從杜鵬程、柳青、王汶石、劉成章,一直到王愚、肖云儒、李星、周明、何西來、王宗仁、老村、李建軍等,我都吹捧過,更不用說平凹、路遙和忠實了。”閻綱笑著說。

  家鄉情結 關注鄉土文學

  閻綱曾說,他的家鄉觀念很重,評論文章中談到陜西作家不少,以柳青、路遙、陳忠實、賈平凹等為代表的陜西作家與他的交往都很多。

  前不久,拍攝柳青紀錄片的攝制組拜訪過閻綱,向他了解柳青。1960年,柳青的《創業史》出版后,閻綱受《文藝報》的指派,拜訪柳青。同為陜西鄉黨,兩人在一次會議上一見如故,隨后閻綱追蹤《創業史》18年。18年里,他6次拜訪柳青。

  “柳青創造了兩個奇跡。第一個奇跡是一頭扎進窮苦的互助組為農民兄弟辦好事,脫胎換骨,把自己變成農民,布衣粗食。他不領工資,不報銷藥費,卻預支稿費支援農村建設,其間出版了《創業史》第一部,在農村的最底層安家落戶長達14年之久。第二個奇跡是把長篇小說藝術提升到新的審美高度。柳青把眾多復雜人物的內心世界推向極致,又能于人性的復雜中見豐滿!秳摌I史》在把握長篇小說體裁方面堪稱一流,柳青建造的藝術之宮生機勃勃,一磚一瓦清晰可見。他對于現當代文學的貢獻,在于繼承長篇小說的現實主義傳統,吸收外來的批判現實主義的長篇小說傳統,與本土本民族廣大群眾的思想感情相結合,把方言土語提升到審美的層次。”閻綱說。

  柳青是文學領軍人物,是作家的一面旗幟,特別是陜西,許多作家都受過他的熏陶。“陳忠實向柳青學習,心里想的是農民,他寫的《白鹿原》以史為鑒,征服了我。”閻綱說。

  路遙的《人生》剛發表時,閻綱第一時間和他通信,向他表示熱烈祝賀。賈平凹剛起步發表《滿月兒》,閻綱便稱他為“關中才子”:“平凹語言了得,詩意的白話入耳入腦。他的想象力上天入地,他的思想奇特,是禪,你猜不準的。”這是毫不吝嗇的夸贊!

  前不久,作家高建群拜訪閻綱,兩人相談甚歡。閻綱提起高建群,笑著說:“他是條漢子,他的《最后一個匈奴》飽受贊譽。陜北,這塊北斗七星光照下蒼涼的原野正是產生英雄和史詩的地方,那就是‘最后一個匈奴’和《最后一個匈奴》。”

  深入生活 觸動靈魂再動筆

  陜西的作家生性淳厚,能吃大苦耐大勞,閻綱認為,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繼承了柳青深入生活的好傳統,全身心地沉到鄉下,寫作也在鄉下,“臨行吃媽一碗面,渾身是膽雄赳赳!”閻綱說罷哈哈大笑。

  閻綱特別鄭重地說:“作家應該向柳青學習,深入生活。深入生活不是萬能的,它不能代替主體審美的創造。但是不深入生活是萬萬不能的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”

  為了呼喚家鄉文學再創新高,1983年,閻綱寫了《走出潼關去!》。隨后,1985年陜西省作協召開長篇小說創作促進會,那次會議后,路遙投身《平凡的世界》的創作,賈平凹開始動筆寫《浮躁》,陳忠實寫出了醞釀已久的《藍袍先生》,同時《白鹿原》里形形色色的形象也在他的腦海里噴薄欲出了。

  閻綱的創作,早期以文學評論著稱,后來散文又寫得極具感染力,這與他生活境遇的變化息息相關。“父母親離世,我陷入巨大的悲痛和刻骨的反省之中,散文來叩門,我寫了《我的母親閻張氏》和《體驗父親》。女兒與死神坦然周旋,痛苦而鎮定,我想她,散文又來叩門,我寫了《我吻女兒的前額》和《三十八朵荷花》。為了悼念也為了忘卻,更為了感恩,出版了《美麗的夭亡》。”從此,閻綱愛上散文。

  散文說到底是一個“情”字,閻綱給自己立了幾條規矩,其中第一條便是沒有獨特的發現,沒有觸動你的靈魂的,不要動筆。還有一條就是沒有一個類似阿Q畫圈圈或吳冠中磨印章那樣典型的藝術細節,不要動筆。閻綱說:“紀實類文字更適合個性化寫作,任憑真情自然流露。首先寫父親、母親、戀人和愛人,寫沒齒難忘的骨肉親情,寫死去活來的愛。散文寫愛,要動真感情,你流淚,讀者才可能含淚。古今至文多血淚!”

版權聲明:
* 本站所提供的資源部分來源于互聯網,可能受版權保護。
* 雖然您可以找到這些圖像,但除了可以在網頁上查看或下載之外,我們并未授權您將這些圖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。
* 因此,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圖像,我們建議您先與原作者聯系并征求同意。
* 本站所有的資源均為免費自由下載,目的是讓大家學習和交流。
* 由于收集過程中幾經轉載,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詳。
* 如果本站的資源使用了您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的注明。
*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* 由于將本站資源用于商業用途而引起的糾紛,本站不負任何責任。
 
 
 
金牌欄目推薦  
時事觀察、深度剖析
談一家看法、論百家思想
十年樹木、百年樹人
為祖國的明天努力奮斗
愛一個人,從給她一個家開始
年輕的未來,不同的浪漫
 
 
 
尋求報道
聯系我們
公眾號

掃一掃
及時獲取新聞資訊

新聞熱線
134-8810-4732

返回頂部
關于我們  |  內容合作  |  商務合作  |  合作媒體矩陣  |  聯系方式
陜公安備案號61010402000088
陜ICP備15011396號-4
Copyright © 2010-2021 www.balikesirferman.com 陜西青年網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性XXXX学生